你好啊,挪威的森林

  最近,我又在重温《挪威的森林》,并诞生了为这次重温写一篇书评的想法,而且极其自信的相信自己能完美的完成这项任务。

  天知道我何来的自信,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提笔些东西了。是的,我说的提笔写就是我们大部分人脱离校园后,便很少再拾起的那件事儿。现代社会的飞速发展,高科技的迅猛入侵,哪怕是校园现在也满满开始无纸化的发展。大学里的作业也逐渐偏向word,ppt化。诚然,这样的电子化的的确确方便了我们的生活,我也是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在使用并用来谋取生计。但我还是不免怀念,笔尖划过纸张的感觉,手写的情书,一笔一划的作业生活。

  时隔多年之后再看《挪威的森林》,发现书中的每一个人,我似乎都能从身边找到原型。或许没有书中那样悲切,但在我看来他们都是那样的相同。每个人都怀着痛楚,连我也不例外。它让我们每个人都变得有些狰狞,更有些人已经面目全非,成了生活里的怪兽。

  再读这本书时,我正陪读女友于她母校的自习室中,周边都是正在备战考研的芊芊学子,脱离校园多年的我,也不免被感染上这青春年少的病菌。这也是不管在武汉或是长沙,我都喜欢住在学校附近的原因。实在是不愿承认自己已经二十六岁,我始终觉得自己与书中人物一样,停止或是往返于那段青春年少的岁月里。我没有像书中角色木月与直子一样死去,不然这未免也过于惊悚了,因为我现在正在与你们写东西,分享我的感受。虽然没有死亡,我却感觉自己不知从何时起便失去了一部分自己。

  我是怀着致敬作者,也顺势为自己失去的那一部分留下一点印迹来写这篇东西的。只是直至现在我仍然觉得十分茫然,或许是失去的部分太多,每当我想写些什么,脑袋里文字如瀑布一般倾泻,却无法好好的去组织语言写出来,去确定确立一个主题或者中心,表达出我想要表达的内心。总是这样想到哪写到哪,于是大部分时间里我写的文章,或多或少都有点难理解,十分跳跃。这不是好事,我并不想以此,也并不觉得这样能拔高自己文字所谓的深度与高度,我始终是希望大家都能轻轻松松,且快乐幸福的来看我的文字。但在看这本书时,似有种幡然醒悟的感觉。何必去刻意主题和格局结构呢?没准这样随心随性的文字有它的魅力和美感呢?或许是个惊喜,是个浑然天成的故事。我如此安慰自己,反正后面还是可以修改调整的。就这样先下笔吧。

  想通这些,我便抱着单纯的表达欲望,去诉说一个故事,或是心中光怪陆离的想法。也放下了心中的包袱,不想刻意搞出什么大飞机。假使我连现在这么简单都诉说都无法做好,那些主题、格局、结构我费尽心思去摆弄又有什么用呢?写出来的我想大抵也不过是些陈词滥调罢了,毫无新意!

  村上春树的这本书或许不是他最棒的一本书,但对我来说确实最为知名的一本书,我想大多数人也是,提到这其一必然想到其二。但老实讲,他其余的书我也不甚了解,大多都没有完整的读过,这点略微尴尬。所以能让我和你们讲讲的也只有《挪威的森林》,只是写到这里我发现我其实与你们讲的也不多,大多都是一些自我的发散和感受,太过私人化,我也不知好是不好,但也停不下来。我且写,你们且看吧,不喜欢也没关系。

  这本书我是2008年购入的,正值又一波村上热,这本书再次再版。当时购买这本书的原始动力是那时候我正处于一个多情的时间里。偶然想读一本爱情小说来发散下。恰好那段时间的村上热,打着爱情小说的头衔,我在畅销书的排行榜上一眼就相中了它。我应是个视觉动物,逛书店时,一本书的封面装帧设计太过于普通和丑的话,我大抵是不会拿出来看的,哪怕名字取的十分的有趣。也许太过于外貌协会,但一本好书,我想必然是不会沦落到一个好的封面设计都拿不出的。但后来我知道,这其中还是有错漏的。曾经错过因此错过一本好书,幸而后来再版我再次遇到了,而且简直是咸鱼大翻身,整本书看起来十分时尚与好看(但我们也不能就以此断定它是一本好书)。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,自然引起了我的好奇,一番打听,原来是换出版社了。原来明珠也是会遇人不淑而蒙尘的。

  你看,其实这还是蛮重要的。起码 ,它终于笼络到我这个鸡掰难伺候的读者了,仅仅只是打扮了一番。就像我手头上的这本《挪威的森林》,当时封面看对了眼,作者也有知名度保障,恰巧是我的需要的爱情小说,我开心的下了订单。出版社,书商,作者都有了收益。多赢,难道不美吗?

  书是好书,只是我买回来后,并没来得及完整的读完。那样一个多情又多扰的年纪,你总是会被这样那样的事情打扰。有趣的是,当初想读爱情小说的时候没能读完它,在多年后情场得意,事业失意时却翻开这本书慢慢的读完了它。可能是年纪大了,经历多了,人也成长了,没有在反复徘徊在当初那个年纪中,我读懂了我自己的挪威森林。假使当初购买阅读一气呵成,我得到的或许并不如现在多;其实之后几年里我在其他渠道读完过整个故事,但翻开这本书时的感觉太不一样了,我翻到扉页之间时,猛然看到这本书的再版时间,一时间这十年的所有记忆如同潮水般漫过我的眼睛,开始播放。

  十年了,我从未感觉时间如此的快。我到现在都记得我购买这本书的情形,以及这本书在我记忆中的位置。我想起现今还存放在kindle里的电子版《挪威的森林》,想起当时阅读到书中性爱描写时的羞怯与渴望,感动与不解于渡边和直子绿子两者之间的情感。那时候的我尚不能读懂死亡,也未曾接近过。也不懂生命中那些难能可贵的人事物,更别说体会人生的泥沼和挣扎,似乎这一些都很遥远,我曾以为。

  仿佛有人在你耳边说:这些都不是你现在要思考的事。

  曾经以为的爱情小说,如今读起来更像是成长与自我的救赎。平静而缓慢,又充满迷雾。

  其实好几天前,写完上面那段话,我便不知如何继续写下去,该说的没说完,不该说的写了一大堆,说好的只是一篇书评,但现在看,更像是一片读后感。但我翻翻稿纸,我又想继续写些什么。在业余作者中,我应该是那种佛系作者吧,没有灵感也不强求,不会抓耳挠腮,看看书、看看电影、听会儿音乐、打会儿游戏,哪怕火烧眉毛了,急着挣这钱吃饭,我也是这样,不温不火,不徐不疾,酝酿个娘希匹!

  所以,在我的写作生涯里,用这个养家糊口?这是不存在的。但我依然在坚持写点什么,无非是抱着,十年磨一剑,梅香源自苦寒来的想法。但相较于我的正职工作,我又显得没那么努力,并没有笔耕不辍,大多数时间都只是看看书,发一些聊友生物,略显矫情的朋友圈,冒充一下文艺青年。这样的磨剑,我自个也是不信的。梅香?怕是也已经冻死赶早了。

Your browser is out-of-date!

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. Update my browser now

×